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rzyz.com/,切尔西

看起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正追随着父母的脚步成长。她在克林顿曾经求学的牛津大学学习与父亲相同的专业,并继承了母亲的气度和仪表。但是,许多人相信,切尔西已经脱离了父母的光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空间。

切尔西在英国牛津大学的幸福岁月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每到假期,切尔西总是非常繁忙。虽然她的同学们邀请她为自编的戏剧撰写台词或是为剧本润色,但是切尔西有太多的社交活动要参加。

与10年前相比,切尔西简直是脱胎换骨。难怪老克林顿在谈到女儿在牛津求学的经历时会惊讶不已。在1992年克林顿当选总统,与副总统戈尔带着家人和公众见面时,戈尔的三个高大英俊的儿子与他们的父亲一起成为人们瞩目的中心;而克林顿家却只有一个胖胖的戴着牙套的小女孩,羞涩地躲在父母背后,最后只是勉勉强强冲着公众尴尬地微笑着摆了摆手。

当时那个12岁的小女孩成了媒体善意嘲讽的对象,但是10年之后,美国的《名利场》杂志却庄重地将切尔西称为“小约翰·F·肯尼迪第二”。这种比喻似乎有点不太恰当,小约翰·F·肯尼迪以英俊的外表和并不聪明的大脑出名,而切尔西却正好相反。“在美国,人们喜欢在民主制度中拥有自己的贵族。”曾经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记者戴维·哈伯斯塔姆说,“切尔西的出现正符合了人们的这种情结。她如今被看作是一位政治公主,这一地位还在不断强化。”

1988年,克林顿曾因担心影响8岁的女儿切尔西的生活而放弃参加总统竞选。在他于1992年当选之后,希拉里曾经前往纽约向杰奎琳·肯尼迪·奥纳西斯咨询如何让孩子在白宫中成长。杰奎琳·肯尼迪的回答是:“要坚决地将孩子的个人生活和公众隔绝开来。”

在这个建议下,虽然克林顿成为了美国历史上个人生活最为公开的总统,但是切尔西却一直能够置身局外。所有采访切尔西或是要她发表看法的请求总是遭到白宫的严辞拒绝。即使今天,在切尔西周旋于伦敦的各种社交场合时,她还是成功地保护了自己的隐私。“我们非常喜欢邀请她来参加我们的晚会。”一位多次邀请切尔西出席自己举办的晚会的人士说,“但是,我们甚至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

切尔西是后来才学会将自己的私人生活与父母的公众形象隔离开来的。莱温斯基事件曝光之后,切尔西是克林顿的坚强支持者,骄傲地跟随父亲到处旅行。而受辱的希拉里则一直和克林顿保持距离。当克林顿结束了法庭调查,与家人一起走向直升机时,他和希拉里相互躲避着对方的目光,是切尔西神情轻松地走在他们中间,拉着他们两人的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切尔西缓和了克林顿夫妇之间当时的紧张关系。”“60分钟”节目驻白宫首席记者斯科特·佩利说:“如果说当时克林顿还有一个朋友的话,那就是切尔西。”

虽然切尔西前往牛津求学是重走父亲当年走过的路,但这也是她努力远离父母影响的开始。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2001年,切尔西在出席巴黎的一次时装秀时展示了她的新发型,结果立即被媒体称为“小希拉里”,她在装束打扮上到处都有希拉里的影子。她在牛津的同学也对她有些微词,有人抱怨说切尔西的保镖在学校中过于碍事,有人说切尔西在餐厅中总是坐在靠窗的位置,摆出一副保持低调的样子。不过总体上来说,切尔西在牛津的生活十分平常。她在街上的商店里购物,在咖啡馆里吃三明治作为午餐,当牛津大学的足球队获胜时,她和她的男朋友还与队员一起庆祝,并送给他们4瓶香槟。

我们已经见到了丑小鸭切尔西和乖乖女切尔西,如今,当切尔西来到英国之后,我们见到的是一个善于社交的切尔西。不过,虽然切尔西频繁出入各种社交场合,却仍然保持着低调的个人生活,以至于一名牛津学生写的关于她男友的报道能以1200美元的高价卖给一家杂志社。

“切尔西绝妙地利用了她的父母给予她的一切。近几年里,她正逐渐努力使自己出现在公众的目光中。有时候,她甚至会纠正母亲的错误。”斯科特·佩利说,“在‘9·11’事件发生几天之后,我正在现场进行实况报道。这时克林顿夫妇出现了,他们的轿车停在我面前。我借此机会向他们提了几个问题。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切尔西从车里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于是我问她:‘对不起,克林顿小姐,你对这一事件有什么看法吗?’于是切尔西对我谈了这个事件以及它对美国青年人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