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rzyz.com/,曼城

国家战略方向的明确、地方政府坚决的转型决心、企业技术实力支撑,三大关键因素在此时完美契合,或许预示着零碳产业园模式的起飞。

从18世纪末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依托于能源资源富集地的产业集合就一直是人类工业社会的最显著特征。只要资源不至于陷入彻底匮乏的境地,这些产业集合就能够一直繁荣昌盛,甚至不断焕发出新的活力。英国的曼彻斯特、德国的鲁尔、美国的休斯顿、中国的京津冀都是这类产业集合的典型代表。

地处著名的毛乌素沙漠东北边缘的伊金霍洛旗是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金三角”腹地,这里是内蒙古大草原与荒漠戈壁的过渡地带。然而这片并不算肥沃的土地之下却蕴藏着极为丰富的煤炭资源,被称为“地下煤海”。伊金霍洛旗也凭借着丰富的资源跻身全国百强县的行列。

原本按照历史的发展脉络,鄂尔多斯需要担忧的是在地下丰富煤炭资源枯竭之后,如何避免重蹈资源枯竭城市的覆辙。然而在“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下,鄂尔多斯或许需要担心的不是资源枯竭,而是“碳约束”。几百年来的工业发展特性让鄂尔多斯的产业几乎全部围绕着“煤”字展开:煤矿采掘业、煤化工产业、煤电产业。

脱煤、脱碳迫在眉睫,当城市的发展困境碰撞到了企业创新发展的新思维,或许就是开启下一个时代的敲门砖。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带来一份有关建议加快构建零碳新工业体系的议案。张雷认为,碳中和目标下不仅能源生产彻底转向零碳的可再生能源,而且使用能源的交通、建筑、钢铁、化工等产业体系,将在技术路线和生产装备上发生重大的变革。

“中国北部和西部是风光等绿色能源资源富裕地区,加快发展绿色能源,构建新工业体系,有助于解决中国东部与西部、南方与北方经济发展差距的问题。中国北方新能源相比火电平价甚至低价,新能源大基地生产低成本绿色电力,不仅消除本地区的 ‘碳约束’,更将吸引高耗能产业集聚,将绿色资源优势转变为高端装备优势、新工业形态优势。”

深入思考之后不难发现,张雷的建议是建立在最朴素的“成本最优、经济最优”基础之上。不仅仅是工业革命以来产业集合的根源,甚至几千年前游牧民族的“逐水草而居”也是基于这样简单的逻辑。

逻辑简单,但实现起来并不容易。尽管如今远景已经围绕零碳建立了多元化的业务和系统,但想要改变整个工业体系,任重而道远。

“很多企业都会提概念,远景这么多年也提出了很多概念。”张雷对《能源》杂志记者说,“但是我们总是会实现,总是会努力让自己的概念真正落地。”

曾经的远景常常是一个单枪匹马闯入无人区的角色,在杀入风机制造行业的时候,远景就以数字化、智能化、物联网等技术为依托,改变了行业机械刻板的印象。飞速增长的市场占有率让“杀气腾腾”的挑战者成为了行业龙头。

但如今,在碳中和的舞台上,所有人都是“小学生”—— 后进生可以模仿、学习、甚至超越先人,而当所有人都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走出正确的一步就至关重要。

国家战略方向的明确、地方政府坚决的转型决心、企业技术实力支撑,三大关键因素在此时完美契合,或许预示着零碳产业园模式的起飞。

从18世纪末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依托于能源资源富集地的产业集合就一直是人类工业社会的最显著特征。只要资源不至于陷入彻底匮乏的境地,这些产业集合就能够一直繁荣昌盛,甚至不断焕发出新的活力。英国的曼彻斯特、德国的鲁尔、美国的休斯顿、中国的京津冀都是这类产业集合的典型代表。

地处著名的毛乌素沙漠东北边缘的伊金霍洛旗是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金三角”腹地,这里是内蒙古大草原与荒漠戈壁的过渡地带。然而这片并不算肥沃的土地之下却蕴藏着极为丰富的煤炭资源,被称为“地下煤海”。伊金霍洛旗也凭借着丰富的资源跻身全国百强县的行列。

原本按照历史的发展脉络,鄂尔多斯需要担忧的是在地下丰富煤炭资源枯竭之后,如何避免重蹈资源枯竭城市的覆辙。然而在“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下,鄂尔多斯或许需要担心的不是资源枯竭,而是“碳约束”。几百年来的工业发展特性让鄂尔多斯的产业几乎全部围绕着“煤”字展开:煤矿采掘业、煤化工产业、煤电产业。

脱煤、脱碳迫在眉睫,当城市的发展困境碰撞到了企业创新发展的新思维,或许就是开启下一个时代的敲门砖。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带来一份有关建议加快构建零碳新工业体系的议案。张雷认为,碳中和目标下不仅能源生产彻底转向零碳的可再生能源,而且使用能源的交通、建筑、钢铁、化工等产业体系,将在技术路线和生产装备上发生重大的变革。

“中国北部和西部是风光等绿色能源资源富裕地区,加快发展绿色能源,构建新工业体系,有助于解决中国东部与西部、南方与北方经济发展差距的问题。中国北方新能源相比火电平价甚至低价,新能源大基地生产低成本绿色电力,不仅消除本地区的 ‘碳约束’,更将吸引高耗能产业集聚,将绿色资源优势转变为高端装备优势、新工业形态优势。”

深入思考之后不难发现,张雷的建议是建立在最朴素的“成本最优、经济最优”基础之上。不仅仅是工业革命以来产业集合的根源,甚至几千年前游牧民族的“逐水草而居”也是基于这样简单的逻辑。

逻辑简单,但实现起来并不容易。尽管如今远景已经围绕零碳建立了多元化的业务和系统,但想要改变整个工业体系,任重而道远。

“很多企业都会提概念,远景这么多年也提出了很多概念。”张雷对《能源》杂志记者说,“但是我们总是会实现,总是会努力让自己的概念真正落地。”

曾经的远景常常是一个单枪匹马闯入无人区的角色,在杀入风机制造行业的时候,远景就以数字化、智能化、物联网等技术为依托,改变了行业机械刻板的印象。飞速增长的市场占有率让“杀气腾腾”的挑战者成为了行业龙头。

但如今,在碳中和的舞台上,所有人都是“小学生”—— 后进生可以模仿、学习、甚至超越先人,而当所有人都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走出正确的一步就至关重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